陈菊新书揭露民进党内黑暗:派系内斗毫无分寸
  日前,高雄市长陈菊在自己的新书里透露了2006年、2010年市长选战及2016年第九选区“立委”选战民进党内派系恶斗的细节,时值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民进党内初选进入白热化,引来各方猜疑。随着细节的公布和当事人不断隔空交战,外界惊讶,民进党自家人相互追杀到这种程度,可还记得“民主”二字怎么写? 资料图:高雄市市长陈菊。 中新社发 陈小愿 摄
  派系厮杀高雄市
  陈菊和民进党新潮流系将高雄视作自家资产,不允许其他派系插手,也不愿重蹈前任市长谢长廷“人走政熄”的覆辙,故而力挺派系子弟刘世芳出战。陈菊和刘世芳渊源深厚,1997年两人同在台北市长陈水扁的手下担任局长。陈水扁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,陈菊出任劳动部门主管,刘世芳高居行政机构秘书长、还是陈菊的上司。两年前,陈菊就表示希望能把在“港都”深耕十一年的棒子交给对民主价值、理想相同的人,很明显就是暗指刘世芳。尴尬的是,如今刘世芳的民调才跨过两位数门槛,与民调第一名、三成支持度的英系陈其迈之间还有不少差距。
  民进党长期在高雄市“提名即当选”,因此存在“指派文化”。上届高雄市长谢长廷曾希望叶菊兰接任、陈水扁则属意陈其迈,最后是半路杀出的陈菊当选。民进党“立委”段宜康将2005年“扁案”到2008年领导人大选落败归类为“民进党最黑暗的时候”、“党内厮杀到毫无分寸的地步”,其中尤以高雄市选战最为明显。
  党内初选“极不民主”
  陈菊说,不希望卸任后“像老贼指三道四”,被认为指代的是谢长廷。谢长廷卸任市长后,先是鼓励代理市长叶菊兰出马竞逐2006年市长,在叶拒绝后要求子弟兵管碧玲代打。在陈菊民调高过对手、民进党要提名她参选市长时,谢长廷在中执会发言称,“这不能算,提名陈菊打不赢”!
  陈菊进一步透露,如果管碧玲胜选,还是会将提名让给叶菊兰。管碧玲曾否认陈菊的说法,高雄市新闻局专门引述当年多家媒体报道,捍卫陈菊说法。按道理,市长与现任“立委”的私人叙说争议并不涉及政府立场,高雄市新闻局不应介入。如今强势力挺陈菊说法很难说不是“公器私用”,炮打谢系才是真。
  谢系之后,下一个目标就是如今风头正盛的英系。蔡英文与陈菊关系不错,因此新潮流在杠上英系的时候并不碰触幕后老板蔡英文,只是攻击到陈其迈为止。陈菊指称,陈其迈家人为退出民进党的杨秋兴辅选,实际上是质疑陈其迈家族对于民进党的忠诚度。“不挺民进党提名的陈菊,却挺退出民进党的杨秋兴”,这在民进党铁杆支持者的眼里是不忠的行为。
  陈菊称,在高雄第九选区“立委”初选中,她“唯一的考量”是为了让扁家有台阶下,曾经希望谢长廷子弟兵陈信瑜、陈水扁儿子陈致中双双退选,让双方都能接受的陈其迈参选。但是谢长廷和陈其迈都拒绝了她的建议,只好派出子弟兵赖瑞隆参选。无论陈菊是否真的是在谢系、英系都拒绝协调的情况下“无奈”派出候选人,只要有初选就应该以民调决出胜负、怎么能操作“谁选谁不选”呢?而且第九选区是民进党的铁票区,只要按照程序提名陈信瑜、陈致中的一人即可胜选,何必违反“民主”强行介入?民进党在选举面前就陷入派系分肥的魔咒,“程序”和“民主”都是假的,利益和职位才是真。
  陈菊此举意图如何?
  有绿营人士分析,新潮流为了要拿下高雄市长不惜伤害其他派系,其实就是要逼民进党中央出来整合,不管外界如何反感,只要赢了初选就是赢了。然而,党主席蔡英文对于提名事宜意兴阑珊,党务都交给秘书长洪耀福处理。早在2010年,身为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参选新北市长,“放任党内同志相互厮杀”。本次再度放任,也不奇怪。
  另一方面,蔡英文在“阁揆”等人事安排、大政方针方面相当依赖陈菊,陈菊又率先响应蔡英文上任以后各种争议政策,蔡英文根本不可能与陈菊撕破脸,但是又不能公开介入市长选举协调,因而选择放任不管。毕竟,目前民调领先的是英系民代陈其迈,只要挺到初选过关就好,新潮流的算盘也就打空。
  民进党恐将自食其果
  高雄县市合并后,没有充分发挥集群效应、反倒让产业空心化、年轻人看不到希望。高雄人口被台中超越、“立委”席次因之减少一席。民进党人不思改变现状、却图选举谋利,不仅是高雄市民的悲哀,更是在野阵营的无奈。
  正如出身谢系、如今亲近陈菊的民进党“立委”赵天麟的说法,把高雄市的初选带回派系,那是民进党对不起高雄市民。民进党内互殴而置高雄市民利益于不顾、派系分肥更是难看,但是民进党就这么做了,高雄市民又能如何?如果不给民进党选票制裁,想必很难吸取教训。 (作者:李东海,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)

相关阅读

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 客服中心 诚聘英才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(c) 2013 子午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04417号-4